微信二维码

于坚,1970年开始写作至今,现居昆明,诗人、作家和纪录片导演,“第三代诗歌”代表人物。

1985年与韩东等创立诗刊《他们》,形成了对第三代诗群产生重要影响的“他们”诗群。他们诗群认为“诗到语言为止”,强调口语写作的重要性,对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促进作用。1986年发表成名作《尚义街六号》,1994年长诗《零档案》被誉为当代汉语诗歌的一座“里程碑”。

重要作品包括:诗集《于坚的诗》,诗文合集《于坚集》五卷,长篇散文《众神之河——从澜沧到湄公》《印度记》《于坚思想随笔》四卷等20余种,纪录片《来自1910的列车》《慢》等。《碧色车站》一片入围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银狼奖单元。

获台湾《联合报》第十四届“新诗奖”、“鲁迅文学奖”、“十月诗歌奖”、“朱自清散文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诗人奖等奖项。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诗人:于坚 授奖辞

在这个日益光滑的世界,于坚的诗歌是少有的粗砺言辞之一。他的诗,经常以“非诗”的方式出现,经常通过对现成美学秩序的反动来敞开诗歌写作新的可能性。这是一个从语言的另一端进入诗歌世界的人,是一个站在诗歌反面的美学异端,但他简朴而百无禁忌的写作,的确重新唤起了我们对存在和事物的挚爱。于坚的写作提醒我们,应该是时代和它的美学向诗歌妥协,而不是相反。

于坚的诗

夏天

夏天女王独坐于故居之庭园
群芳伺候 森林如武士肃列
蜜蜂传出她的幽思
高山积雪 下面是平原
湖泊在溪流的尾部出现
豹子们目光深邃
狼群越过沼泽地的时候
鹰转身遁入苍茫 吾生也晚
无法成为这王国的臣民
只是偶尔在某个黄昏
当鹧鸪在林子深处练腿
鹿在风中摇头 我会隐约感到
有一种生活 一种深刻的秩序
一种文明 隐藏在自然深处
我永远无法书写

在深夜 云南遥远的一角

在深夜 云南遥远的一角
黑暗中的国家公路 忽然被汽车的光
照亮 一只野兔或者松鼠
在雪地上仓惶而过 像是逃犯
越过了柏林墙 或者
停下来 张开红嘴巴 诡秘地一笑
长耳朵 像是刚刚长出来
内心灵光一闪 以为有些意思
可以借此说出 但总是无话
直到另一回 另一只兔子
在公路边 幽灵般地一晃
从此便没有下文